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暴少妇
强暴少妇
周五放学回家,我在房里无意地看了一眼中庭,看到了林云,依然抱着她的儿子和另一个同样抱着小孩的女人聊天,她们聊着的时候不时地用手互摸对方手上小孩的脸,脸上满是幸福的异彩。

  这幸福的异彩令人有些许无来由的恨意,我对自己说:“张志成,人家把你当什么了?你以为人家和你约会吗?人家是有夫之妇,丈夫都在美国了,你呢,不过是一个农民的儿子,挣扎于社会的底层。不去!星期天不去!”我关上窗户,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,过了片刻,才抬起头来,继续温习功课。这里窗外已黄昏。敲门声再次传来,我开了门,是林云。她一见我就道:“张志成,你可别忘了,星期天中午,我等你哦!”说着,笑着上楼了。我鬼使神差地“哦”了一声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

  ************周日中午吃什么了,说真的我早已忘到九霄云外,说得粗俗点,你们可以忍受在青春期,你的眼前有个穿着小背心的漂亮女人在你的眼前晃荡吗?我的满脑都想着如果我能拥抱一下她,哪怕是死也甘心啊!饭后,她问我,平常都怎么安排吃饭的?我说,上午随便叫个馒头,中午和晚上都吃食堂。“吃食堂?那怎么行?你晚上不是挺早就回家的吗?回家后再出去?”她问我。“不是,是吃了回家的。”“那你晚上最多六点就到了吧,这里已经吃晚饭了?”“是啊。”“那怎么成啊,不饿死才怪,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我告诉你,这可不行,这时候身体底没打好,将来有你好受”林云道。我无奈地答道:“没办法,一个人,怎么自己煮?太麻烦了,又煮又洗的,光做这些家务都不用读书了。”林云道:“这倒是,要不,你晚上上我这来吃,反正我一个人也是要煮,多煮一个没差别。”“那哪行啊?不行不行。”“为什么不行?非亲非故?还是怕我吃了你?”林云向我靠近身子说,那股香水的清香又出现在我的周边,让我心弛神荡!“就这么说定了,你晚上就到这来吃饭吧,从下周一开始,好了,我要睡会儿,你下去吧!”林云说着靠在沙发上,神情优雅而有风韵,让我无法拒绝。

  第二天,也就是所谓的下周一,我回到家后,心里忐忑不安,不知道要不要去。林云来叫我了,她的神情中不怒而威,道:“我可是最后一次叫你,你来不来随你。”我像条哈巴犬似的跟在她的身后,吃完晚饭,我忙去洗碗,这她倒不推,让我去洗了。然后陪她聊了一会儿,我起身下去,临出门时,我掏出几十元钱,喃喃地道:“洪阿姨,我得交伙食费。”她看我,哈哈笑了起来,道:“下去吧,下去吧……”说着把我一把推了出来。从那时起,我就在她家吃晚饭了,我内心深处有股欣喜,我每天离她是如此的近,她身体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风韵让我心醉啊!可是我内心深处的忧愁,却是何人能察觉啊!她每次衣着性感的在房里晃荡,让我这个刚处于青春期的少年该如何自处啊!

  有多少在她弯下身子的时候,我都可以看到她内衣里露出的大半的乳房,说实话,有时,我真想狠狠地掀开她身上穿着的背心,扯开她的胸罩,看一眼成熟女人的双乳是如何美妙。如果能让我赤裸地拥抱她,真是立即死了也愿意!我不时地忍受着煎熬,有时想不去吃饭了,又渴望见到她美丽的身影。于是再次没有骨气的上去了。我觉得我活得没有尊严,只能一个人在回到出租房里打手枪发泄对林云肉体的渴慕之情!

  ************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,一天下午放学后,我正骑着车准备回家,忽然看到几个同学围在墙角好像在看什么东西,其中一位是我的同班,李强。我叫了他一声,他吓了一跳,抬头一见是我,神秘地笑了起来,冲我挥挥手道:“过来,过来。”我下了车,疑惑地走过去,原来他们几个正围着看一本画报呢!我展开一看,“我的天哪!”一本西洋女人赤身裸体的,挺着双乳,下面被一个西洋男人的东西插着。我吓了一大跳,忙合上书,满脸通红。我感觉我热血上涌了。忙把书塞进李强的手里,转身骑车跑了。那天晚上的晚餐吃得好辛苦,我真的没有办法啊!谁可以救我?谁可以救我啊?从吃饭到洗碗,我无数次在内心发出这样的问题,可是没有人回答我。林云倒是不断问我,她看出我情绪与平常不同,关切地问我是不是没有考好?还是身体不舒服?我痛苦地摇了摇头,下楼了。到了楼下,我掏出自己的鸡巴,我想打手枪,可是我没有情绪。我内心无法幻想出她的裸体,我知道我再如何幻想,也幻想不出她真实的肉体。我一直呆坐着直到深夜,时钟敲了十下。窗外下雨了。雨季里雨天总比晴天多,就如同我的心情,忧伤总比快乐多。但是雨下了,可以放晴,我内心的忧伤该如何舒缓啊!

  猛然之间,我站了起来,我豁出去了,我关上门,一步一步地上了楼,我敲门。“谁啊?”林云那娇柔的声音在门的背后响起。“是我,洪阿姨。”我的冷静连我自己都害怕,这不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应该有的沉稳。林云开门了,我进去,客厅的灯是刚点亮的,我问:“睡了?”“上床了,但还没睡,怎么啦?”林云揉了揉眼,问道。我关上门,道:“洪阿姨,我,我睡不着。”“哟,有心事,怎么啦?来坐,有什么心事跟你洪阿姨说说。”林云让我坐下,又倒了杯水,在她弯腰端水给我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胸衣内的大半个白皙的乳房,它们离我不到一米,却远隔天涯万里。林云双手抱胸坐在我右边沙发,抬着,等我说话。我站了起来,靠近她,我的神情一定吓死人了,她有些不自在,挪了挪身子道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“洪阿姨!我,我很痛苦,我受不了你,我受不了你这样……”我面目狰狞地道。林云吓了一大跳,她忙站起身,向后退了几步,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样了?我哪样子了?”“你……你知道我是一个刚刚在青春期的十七的男孩子,正在对女人产生兴趣的时候,可是你,整天穿着这种小背心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你当我是死人吗?你还不时晃动双手,露出你腋窝的那些毛,你当我瞎子吗?今天,今天我再也忍不下去了,我宁可死,也要占有你!”说完,我像匹恶狼似的扑了过去,一把抓住她的背心一下子掀开到她的脖子,将她压在地上。

  我捂住她的嘴。林云愤怒无比,她怒视着我,拼命想要挣扎,但是她毕竟是有钱人家的,没干过什么重活,没什么力气,被我死死地压住,我用膝盖跪在她的手上,将她的手压住,双脚同时夹住她的身子,一手抚住她的嘴,另一手满握住了她胸前那让我朝思暮想的乳房,天哪!滑腻或柔软若棉!那缀在上面的紫黑的奶头在我的抚弄之下变得硬翘。我忍不住伏身,用牙齿轻轻地嗑。林云依然拼命的挣扎,她挣脱了被我压住的手,狠狠地打了我个耳光,然后抓住我抚住她嘴的手用劲想推开它。

  我火了,抓住她的身子猛然将她掀开,让她的屁股朝上,事情到了这地步,即使是她要喊我也没办法了,否则单凭一只手,我根本不可能强奸她,我面朝她的屁股坐在她的后背上,双手并用剥下她的裤子,那裤子是睡裤,本来就是一拉就掉的那种,睡裤里头是蕾丝的黑色小三角裤,我不懂什么情趣,一下子就把三角裤扯断了。我抓住她的两瓣屁股,左右一分,啊!那毛茸茸的女人性器官第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,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性器官,褐色的大阴唇,粉红的小阴唇,和上面丛生的黑毛。我忍受不了了,伏下身,将脸埋在她的双腿之间,用脸搓动着她的下身。林云依然挣扎,但却没有喊叫,我想她大概害羞不敢喊叫吧。这极大的壮了我的色胆,我下来将她又掀过来正面朝上,我趴在她的身上,一手摸她的乳房,一手掏自己的鸡巴,然后坚定的插了进去,开始抽插起来,直到将浓浓的精液注进她的阴户。

  发泄了,终于发泄了,我伏在她的身上,休息片刻,当我抬起头时,我看到林云美丽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水在打转,然后顺着眼角滑下,她面无表情,虽然是流泪,却没有悲戚之情,这更让我害怕,这时我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,我禁不住恐慌起来,我发现自己的鸡巴已经疲软,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滑出她的身子。我赶忙从她身上起来,看她赤身裸体的样子,反而令我害怕,我将她的背心从脖子上拉下来盖住她的乳房,再把她的裤子拿过来盖住她的下身。这时林云说话了,她道:“滚,你这头脏猪,马上给我滚!”

  我害怕极了,抓起我的衣服连穿都顾不上穿,冲出屋子,跑回出租的房里。一进门,我禁受不住悲泣起来,我俯身在自己的被子上面,内心里被悔恨和恐惧占据,我觉得明天,警察一定会来的,面临着的可能是好几年的牢狱,而我的家人对我的厚望,也随风而逝,那同学和老师们将如何评论我?再有,林云骂我脏猪,我真的是脏猪,我玷污了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。我恨啊!我悔啊!就这样,我一个人悲泣到天明。

  看到窗外暮色渐隐,终于迎来新的一天,小区里开始出现嘈杂的声音。我躺在床上,不想跑,我知道,警察会来找我的。我想,被警察从家里带走,要好过被从学校带走吧,于是我反而坦然下来,安心地等着警察的到来。但是直到幕色再次降临,警察并没有来。第二天,我想,管它的,上学去吧。到了学校,我被批评昨天旷课一天,我编了个理由说是一个人病了没办法请假。然后开始读书,就这样,因为内心对可能发生的后果有了估计,我反而很平静的生活,学习。当然我仍是关注着林云,却很少看到她带着小孩出来。只有一次,她的小区花园里,远远地看到我立即就走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