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不爱穿内裤
不爱穿内裤
大家好!我是一个对性很好奇的女孩,我叫慧怡,今年二十三岁住在香港。

  我长得很可爱有点像徐若萱,皮肤白裡透红身材也不少看,拥有一对修长的长腿和35D、24、36的魔鬼身材。

  我想这样的条件绝对令很多男人著迷,从少便对性爱很好奇,因为我的父母在我很少的时候已离婚,我跟著妈妈生活,她虽已为人母,但她仍然很有吸引力,追求她的男人多不胜数,这亦是爸爸和她离婚的其中一个原因。

  自从母亲和爸爸离婚后,常常都有不同的男人在我家中出现,我也经常听到妈妈在睡房和那些叔叔发出的淫声,由於当时年纪还少,不知这就是男女交欢时发出的美妙乐章,一直到十岁那年我无意中看到妈妈和其中一个男人做爱,当时我呆了几分鐘,之后不停地想,为什麼妈妈被人插著,但好像很舒服呢?

  当年纪渐大我也开始知道固中原因,有次更自己买些成人杂誌来看,当看到杂誌内的男人的大阳具,我居然会很兴奋起来,更把手伸入内裤内,发觉自己的小穴湿淋淋的,於是我知道什麼叫自慰了……记得十七岁年,有一次因妈妈出国工干,只剩下我一人在家中,我居然有一个星期没洗衣服,结果最后我的内裤都在洗衣机,当然没有得穿,心想︰「算吧,一天不穿内裤,放学回家再洗衫啦。」但这次后我发觉不穿内裤是多麼的爽,特别在巴士裡被陌生人压迫著时,那种被磨的感觉又凉凉的,很舒服,小穴也不禁的湿起来。自始我开始很少穿内裤,不止於此更把我的校裙改得短短的,裙脚只是膝盖上5吋,所以坐下时一不小心便会给人看到我的小穴,有几次坐地鈇给对面的男人看到,当他们看到时通常都会呆了好几分鐘,我居然不感到害羞,反而会把双腿更加分开,有时会闭起双眼幻想著和对面的男人做爱,小穴有时会流出可爱的淫水……我太爱这种感觉。

  有一次我和同学一起去唱卡拉OK,由於玩得很夜又饮了点酒,所以便独自离开,虽然有几个男同学都要送我回家,但我坚持自己乘的士回家,其实我今晚穿得很性感,黑色BARTOP、白色超短裙(当然没穿内裤)和黑色高跟凉鞋。

  这样打扮的一个美少女绝对不适合一个人在深夜的街道上留连,但和这几个如狼似虎的男同学一起也不会好得那裡,所以我便一个人回家,但这个决定令我被人夺去我的贞操。

  当我下了的士,我才发现的士司机去错地方(因为我有点醉)又是深夜,等了很耐都未有第二部的士,所以便打算行回家。

  突然有班不良少年见我穿得这性感便上来搭訕,我便吓得把脚步加快离开,虽然我摆脱了那班不良少年,但我愈行愈不知自己身在何方,当我经过一条后街时。

  突然有人从后抱起我,我正想大叫时他用手掩昔我的口,并说︰「不要出声,否则我杀了妳。」我被吓得不敢出声。

  他再说︰「放心!我只是想要钱。」

  我说︰「好好,你拿走我的钱吧!请不要伤害我……」当他看见我的样子和衣著便说︰「一个女孩,这麼夜在街上干什麼,还穿得这麼性感,分明想引人犯罪!」说罢便伸手摸我的胸。

  我见他的动作便退后几步说︰「我的钱都给了……你,请你……不要……」他见我被吓坏的样子居然淫笑起来︰「不要什麼?叫妳不要出声,妳居然不听话!」说罢便一巴狠狠的打落我的面上,从少都受人爱护的我都未试过被人打过,如今被人这样的打了一巴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。

  他说︰「好啦,不要再哭,等我好好的安慰妳吧,哈哈……」於是他伸手抚摸我的乳房,由於已经无路可退只好任由他。

  35D的乳房被他的手大力捏著,我觉得有点痛︰「嗯……好痛,细力……点……」他突然扯高我的BARTOP整过乳房立即弹出来,我见他呆了片刻,也不出奇。因为在他眼前的是一对35D充满弹性而乳头也呈现粉红色的乳房,不呆才怪。

  被陌生人看到我的双峰,我居然没有害羞的感觉,反而见到他的表情令我觉得很有满足感,难道我真是这麼淫?

  当他定过神来便捉住我的双手,再把咀吻落我的双峰,有时更轻轻的咬我的乳头有时又用力吸吮,重未被人接触过的乳头受到如此刺激下开始硬起来,他见我的乳头硬起来便一边淫笑一边对我说︰「很舒服吗?哈哈……这麼快便硬了,干吗,想要男人吗?」我说︰「不要……胡说……我不……想要……男人……」虽然口说不想但我的身体却真的有点兴奋!

  那个男人一隻手捉紧我双手,另一隻手就开始摸我的屁股,手指轻轻在我的股沟扫来扫去,又不时用力去捏我的屁股,由於我平时都做运动,所以屁股也很有弹性,慢慢他的手从裙底伸入去摸我的小穴。

  当他的手探入时发现我没穿内裤,他有点惊讶又喜悦说︰「原来妳根本是个小淫娃,不穿内裤不是想给人搞,是什麼?好罢等我成全妳吧!」他用手指在我的穴口打圈,又轻力的按摩我的阴唇,我的小穴开始流出淫水,那时我终於感到十分害羞,明明被人搞,却会有兴奋的感觉!

  他突然把手拿出来说︰「小淫娃,妳自己看,我手上的是妳淫水啊!」说罢再把手伸入裙内,这次不是轻扫了,而是把手指插入我的蜜穴裡,当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内抽插时,我觉得全身都触电似的,很刺激并很舒服,我不禁地呻吟起来︰「嗯……嗯……不耍……请……不要……」他抽插了一阵后,再加多一隻手指,不停的出出入入,而且动作也加快了。

  我的身体开始抽搐双脚也无力了,并忍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︰「呀……呀……快……不要停……快……舒…服……呀……」他听后居然没有加快动作,反而立即把手指抽出,我的小穴被他揹搞到淫水四溅,他突然停止了不禁令我很失望,就像即将升天时突然被掉在地一样的感觉。

  他说︰「妳这小贱人,明明被人玩却叫得如果淫荡?那麼到底是我玩妳还是妳玩我?」他便把裤脱下露出了巨大的怪物再说︰「如果想我继续抽插的话,首先帮我含!」我望著他的怪物,心裡有点害怕,因为它有6吋长(还未硬时),如果被它插入我想我一定会死,但又期待那种濒死的高潮,我说︰「我……才不帮你……太呕心了!」那个「含」我实在讲不出口,他奸笑地说︰「好!妳不令我舒服的话,我便叫刚才的那班不良少年来,到时六七个人一齐干妳,哈哈……一定很过癮. 」我说︰「不要……我帮……我帮……」他说︰「帮我什麼?大声的说出来,否则我便叫他们来啊!」我的面红得像萍果一样︰「我帮你……含吧,求你不叫他们来……轮……姦我……」他得意地说︰「那要看妳的表现了!」

  於是我便跪低,用手捉住他的阳具慢慢放入自己口中,他叫我要用力吸并且要用舌头去牴龟头,於是我照他的说话去做,不停的吸吮又用舌头轻轻的扫他的龟头,有时会用舌尖在龟头的裂缝轻轻扫两下,我发觉它在我口中不断地膨涨,龟头已经顶到我喉咙,我把它吐出并咳了数声。

  他见我的样子很辛苦也没迫我了,但不代表他会放过我,他把我的短裙脱掉。

  即是话我除了一对高跟凉鞋外,我是一丝不掛的,如果此时那班不良少年进来不轮姦我才怪。

  他叫我立著并分开双腿,虽然他没有捉住我,但以我现在的装扮(全身赤裸)怎麼可能走出去呢?

  我乖乖地照他说话去做,他跪底用他的鼻嗅嗅我的阴部,便自言自语说︰「很美妙啊……」我被他呼出的气弄得很不自在,他开始吻我的黑森林,他把舌头伸入我的阴道内,这裡从未被男人到过的地方一经他的舌头进入,居然流出很的淫汁,他也乐於把所有淫汁喝掉,而我也双脚发软了,我的理智开始迷糊了……也开始淫叫起来︰「嗯……舒服呀……入些……好舒服呀……」他说︰「想不想再舒服些?」我说︰「想……求你……帮我……我想……要……你的大……阳具啊……」他站起来对我说︰「妳这小贱人,刚才还说不要?现在却求我给妳?」我的理智已被淫慾战胜了,他继续说︰「再求我吧,不然我是不会给妳的! 」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我的阴核上打圈,令我的慾火更高涨︰「我求你……不要欺负我了……快……快来插……我吧……」他把我的右脚抬高,之后便用大龟头顶著我的阴唇,却没有进入并说︰「真的很想要吗?」我说︰「快……些吧!我要死啦!」

  於是他大力一插,由於他的阳具实在太大了加上我又是第一次,所以要全根进入是很困难的,而我却痛得死去活来,我没有想过会是这麼痛的︰「呀……好痛……轻力点……我……嗯……」他没理会我的痛楚继续慢慢地进入,很辛苦才整根阳具插入。

  他开始慢慢地抽插,而我的痛楚也慢慢减少,换来是一阵一阵的快感。

  「嗯……你好大……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快……些……深……」我居然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说话,他把动作加快,但这个姿势却不是太好,所以他把我另一隻脚都抬起,我就成了M字型,这个姿势令他插得更深入。

  他兴奋的说︰「小贱人,妳的肉洞很窄很好干啊!我来问妳,叫什麼名字,今年几岁?」我答道︰「我……叫……好乐……怡……今年……十八……岁……嗯……」他说︰「十八岁?有没有男朋友?」我说︰「没有啊……嗯……」

  他在插我的同时也埋头於我双峰,我的手一隻向后按住墙,一隻则自然地抚摸著自己的乳房,并发出淫贱的叫声︰「嗯……嗯……你好劲呀……可以再深些吗……你……我……要死啦……」大量甘霖从淫洞入涌出,他插了四五分便把我放低,叫我背向著他并弯下身子双手按著墙,以后他从我身后插入,他一边享受著肉洞给他的快感一边用手从后伸前来捏我的两个肉球。

  我的淫液不断流出,由大腿流到去高跟鞋了,我的淫声愈叫愈大声︰「嗯……好哥哥……我快要洩啦……好老公……快干死我啦……」他说︰「妳自己说,妳是不是贱人?是不是人尽可夫?快讲!」我说︰「是……我好贱……快干我……好老公……插爆我的阴核吧……」他每下都顶到我的子宫,子宫不停地抽搐,高潮传编了全身,我而来了不知几次高潮了,但他的怪物仍然龙精虎猛,他再插多几百下又把我抱起双手抱著我的屁股,他猛力的插了几百下,每次都插到进头每次都令我要死一样,我主动览住他的颈项并吻向他的咀,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,最后我洩了起码6、7次,他说︰「小淫娃,我要射在妳裡面啊!」我紧张地说︰「不要……会怀孕啊……」

  他当然没理会我,把大量精液注满我的子宫,被大量阳精射入时我也再次进入高潮了,他射了精后仍然没有把我放下也没有把阳具抽出并说︰「我要把我的精液留在妳体内多一刻,等妳可以怀孕并帮我生个小孩,哈哈……」我被他玩弄得无力反抗,心想没这麼容易便怀孕的,反正他都射进去便由他吧,并说︰「好……既然你是我的好老公,我一定会帮你生个肥肥白白的小孩。」说罢由於刚才太刺激了我便昏倒过去。

  到我醒来那个男人已不知所踪,我心裡想刚才那个人叫什麼名字我都不知,但我的第一次便给了他,更加叫他做老公!

  难度我真是很淫贱?!我已不想这麼多,因为我发现自己仍是除了高跟凉鞋外什麼都没穿,想不到那男人居然由得我赤裸裸的昏在地上,我还叫他做老公!

  可恶!!

  我整理好衣服便準备离开,原来我今晚的恶梦还没有完,当我行出后街时,我发现我又回到刚才遇见不良少年的球场,那班流民仍在那裡,他们一见我又再围著我。

  这次我逃不掉因为刚才被强姦时(容许我说强姦)已用了很多气力,经过刚刚的事后我身体起了不少变化,我的乳头仍是很硬,我的BARTOP根本掩盖不到,两粒葡萄明显的突出,而其中一少年突然兴奋的大叫︰「你们看她的大腿。」原来那男人的精液从小穴裡流出,经过大腿再流到小腿直至高跟鞋,我实在太累所以没有察觉到!

  他们其中一人说︰「靚女,不要扮纯情了,和我们玩玩吧!」我反抗地说︰「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求你们放过我……」他们几个人捉住我,把我捉到一客货车上,之后发生什麼事?还有什麼事可发生呢,但我想留代下次再说吧!

  【完】